提升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权威性

2020-08-31 21:05:42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提出“开展中医药经典能力等级考试”,强调掌握中医经典理论在培养中医药人才中的重要作用。我国中医药经典能力等级考试发端于2005年辽宁中医药大学,其后陕西、云南、成都、北京、湖北、长春、山东等省市的中医药院校分别自主开展等级考试;2015年,成都、云南、贵州等省市的中医药院校与西南医科大学、四川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组织开展“西南部中医经典等级联考”,每年春秋各举办1次考试,2019年秋新增广西中医药大学、陕西中医药大学、宁夏医科大学,发展为西部中医经典知识八校联考,至今已举办9次。

各高校积极探索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为构建国家层面中医药经典能力等级考试提供了鲜活经验。加快构建国家层面的中医药经典能力等级考试体系,需要从以下三个层面着手,解决好为什么考、考什么、考试结果怎么用等根本性问题。

准确把握等级考试的意义

目前,在我国高校等级考试中,英语和计算机两个类别的等级考试因参与人数多、社会认可度高、历经时间久而在大学校园颇为风靡,这对于普及英语和计算机教育起到了积极作用,为探索国家层面的中医药经典能力等级考试带来重要启迪。

开展中医药经典能力等级考试,有助于培养尊重经典、回归经典、钻研经典的良好学风。中医药经典著作凝结了中医药在漫长发展历程中的精华,是中医药文化和精神的根脉所在,也是“守正”之要门。强化中医药经典教育,是培养中医思维、筑牢中医药经典功底的前提。《黄帝内经》将中医学习方法归纳为“诵、解、别、明、彰”。所谓“诵”强调背诵是学习中医的第一步。强化中医药专业学生对中医药经典原文的记诵,做到对中医药经典信手拈来、如数家珍,对药赋方歌熟读成诵、运用自如,方能形成中医的整体观和辨证论治思维。从知识创新的过程来看,知识积累是创新的前提,没有充分的知识积淀,创新犹如无源之水。

在现行的中医药人才培养方案中,大约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讲授公共基础课,三分之一的时间讲授西医理论,三分之一的时间讲授中医药知识。对于卷帙浩繁的中医药经典著作,有限的课堂教学时间很难将其讲透讲深,而中医药经典著作往往文辞古朴、语义深奥,学生课外自主学习的积极性又不高;再者五年制的中医药本科生对中医药经典篇目的学习仅仅限于考试大纲规定篇目,且主要是为了应付考试,鲜有人做到熟读成诵,普遍未形成记诵的自觉性。通过开展中医药经典能力等级考试,有助于提高学生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中医药经典的积极性,引导学生利用中医经典社团、学习小组开展自主学习,在学生脑海中播撒中医药经典理论的种子。

合理设置等级考试的等级

中医药经典能力,是指对中医药发展历程中所积淀下来的优秀著作的记诵、理解、运用的综合素质。学界常用“中医四大经典”来指代中医药经典,对四大经典的界定有所不同,有《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学》之说,亦有《黄帝内经》《难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之说,还有中医经典不能限于“四大”、包括《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本草纲目》等之说,本文认为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的范围以采纳第三种界定为宜,即不限于“四大经典”之说,凡是中医药发展历程中影响深远的经典之作都应成为中医药等级考试的范畴,其宗旨在于引导中医药专业学生自觉学习中医药经典知识,夯实知识根基。

中医药经典能力等级考试的出发点是为了激发学生充分利用课外业余时间加强对中医药经典研习,进而达到以考促学的目的,正如大学生获取英语和计算机等级证书主要依赖于课外自主学习,而非课堂教学。从浩如烟海的中医药经典文库中选取知识,对学生的能力进行考察,必须合理设置考试等级,有效发挥考试的“杠杆”作用。题目太难则抑制学生的学习热情,题目太易则导致等级证书的“贬值”。

从已有实践来看,中医药经典能力考试主要划分为三个等级。一级主要考察学生对中医药经典的原文记诵,二级主要考察学生对中医药经典原文的理解,三级主要考察学生对中医药经典原文的运用。此种等级划分方式立足于命题主体,基于知识的记忆、理解和运用三个层面进行划分,有一定可取之处,但没有充分考虑学生系统学习中医药经典知识的便利性出发。将记诵作为一级考试的主要目标,学生很难在入门之时掌握大量的中医药经典知识,而且记诵作为中医药经典能力的根基,应当贯穿于三个等级考试全过程;二级考试偏重于知识的理解,与一级考试无法形成显著的区分度,因为假定某学生对中医药篇章条目、方剂歌诀烂熟于心,那么一般情况下是能够准确阐释其中内涵要义的。

基于此,本文提出按照中医药经典知识的难易程度区分三个等级,遵从知识逻辑而非命题逻辑,一是根据中医药人才培养目标,组织权威专家编写《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知识要点》,每一级编写一册,依据知识的难易程度由易至难、循序渐进,既有经典篇目的记诵,又有具体条目的阐释,成为学生备考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的“红宝书”,凸显记诵功底在中医药人才培养中的奠基性作用。二是在最高级考试中加入临床应用测试,避免学生死记硬背、考后就忘的弊端,引导学生提高中医药经典的临床运用能力。

不断强化等级考试的权威

在法国社会学家布尔迪厄看来,人是符号性动物,学历证书、荣誉证书等都是附加在人身上的符号资本。提高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的权威性,就是提高等级证书对于证书获得者的符号资本,即所谓证书的“含金量”,这对于增强学生考证的积极性大有裨益。尽管《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颁布后,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在中医药高校中愈加盛行,但相较于大学校园里盛行的英语等级考试,其认可度和权威性还有待强化。

一是提高等级考试的主体资格,构建国家层面的中医药等级证书制度。现行各高校自行组织或区域性组织的等级考试,等级证书的权威性不够。建议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或教育部考试中心组织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统一命题、统一考试、统一颁发资格证书,使证书能够成为彰显中医药专业学生个人素养的重要指标。

二是提高等级考试在中医药专业教育中的地位,激发学生参与等级考试的积极性。逐步推行中医药专业学生在低年级必须获取一、二级证书,在高年级获取三级证书,并将证书与学生的奖学金、助学金、保研推优等挂钩。

三是发挥等级证书在中医药专业学生就业中的效用。强化等级证书的社会认可度,鼓励省、市、县各层面中医医院或西医医院的中医科在招聘中医药专业人才时,将中医药经典等级证书设置为准入门槛。

探索构建国家层面的中医药经典等级考试,有助于激发中医药专业学生自主学习中医药经典的积极性,营造书声琅琅、晨诵暮读的浓郁学风,打牢中医药经典知识根基,从而培育具有中医思维的中医药人才。

(贵州中医药大学 刘波)

来源:中国中医药报
责任编辑:易旭辉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河北新闻网
			官方微信
			
			河北日报
			客户端
			

相关新闻

立即打开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